北京 切换城市

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

    热门
    城市

    人人号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400-886-8058

    第11届人人文学奖获奖诗人王霆章诗歌:《第四十七级台阶》(组诗)

    2023-01-25 11:09:24

    来源:原创   作者:王霆章

    阅读:7200

    评论:0

    [摘要] 最佳男诗人奖: 王霆章《七月》 季风还没有来,石榴已将满腹心事吐露连龙舌兰也在诉说,但无人倾听这些场景预示了我的后半生,其实我并不清楚自己的前半生是怎样结束的我甚至分辨不出自觉与习惯河对岸长有那么多芦苇 七月。我坐在台阶上等兔子从门里出来虚掩的门,让我回忆起对称的事物爱恨情仇被直立的硬币分割成正反两面每


    最佳男诗人奖: 王霆章



    《七月》
     
    季风还没有来,石榴已将满腹心事吐露
    连龙舌兰也在诉说,但无人倾听
    这些场景预示了我的后半生,其实
    我并不清楚自己的前半生是怎样结束的
    我甚至分辨不出自觉与习惯
    河对岸长有那么多芦苇
     
    七月。我坐在台阶上等兔子从门里出来
    虚掩的门,让我回忆起对称的事物
    爱恨情仇被直立的硬币分割成正反两面
    每一面都是基本面,时针与分针构成新的角度
    时针与分针在太阳的暴晒下如面条般柔软:
    “然而,太阳过了十二点”。鬓发斑白者说
     
    七月有消失最快的光,最锋利的匕首
    表示我们存在过,这是诗歌的全部意义
    每当我看着女儿乌黑的眼睛,默默无语地
    离开,瓢泼大雨从天空倾泻而下,雨呀
    你下吧,我就此将车开到路的尽头
    打开刮雨器,打开收音机,能打开的都打开
     
    一个人,总有可以让自己泪流满面的地方
    总有些声音让我们继续活下去,我望着
    河对岸的芦苇,从芦苇中飞起的水鸟
    在一次转弯之后丧失了方向,这是七月
    每个方向都有野火,因麦秸的性格而燃成灰烬
     
    还有流萤,举着小小的灯,寻找从未出现
    的家园。十七年了,从未有一只蝴蝶
    能够穿越夏天,我知道晚霞散尽意味着什么
    如今荷花学会了穿更短的裙子:如何放下
    这是整个七月唯一值得在槐树下思考的问题
     
     

     
    《六月》
     
    我要将那些业已逝去的,安放在文字的拐角
    处,或隐匿于深夜与黎明之间
    逐渐明亮的时光,没有人在乎泪水
    当乌鸦飞过水面
    水的局部变黑
     
    如此我看你的脸庞,便是纯粹的脸庞
    没有樱桃,也没有白鸽联想
    联想是软弱的,这些细长的情绪
    束缚了动词时态:“带着我走向四方吧”
     
    六月。即将到来的子弹,它的飞行弧线一直被忽略
    但我知道它们在,作为倾向,作为拿手技艺
    如同你忧伤地躺在红丝绒地毯上
     
    这是事实,被叙述者小心翼翼地掩埋在结尾处
    这是现实,无家可归的人是可耻的
     
    我对六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充满怀疑
    直到钟摆静止,突然你抬起头:
    “像你这样的男人为什么要写诗?”
     
     
     
    《五月》
     
    五月是温暖的。玫瑰渐次打开内心
    白发斑驳的夫妇穿越苦路时
    他们相互搀扶的背影微微弯曲
    之前,信爱望已三位一体,再之前
    于午时看到圣母的人是有福的
    午时:她的目光无限温柔、透明
    她所驾御的白和蓝布满晴朗的天空
     
    五月。母亲进城探望遥远的儿子
    腰系黄色围裙,她给他夹菜的姿势
    让紫藤餐桌环绕着故乡的味道
    后花园里,父亲弯下身来与女儿谈话
    第一次听到她成长的拔节声
    阵雨初歇,邻家表妹青涩的胸部
    募地像蘑菇膨胀起来,带有弧线的
     
    五月甚至是一年真正的开始,他想
    凭栏露台,至上而下观察开花的树
    零碎的阳光和肥大的叶子在微风中跳舞
    夜晚,季节上空的新月逐渐圆满
    宛若新婚少妇,适合沐浴青草泥径
    也适合离别,五月的泪水比其他月份要湿润些
    可以啜饮清明绿茶,然后在荫凉处静静睡去
     

     
    《九月》
     
    九尾狐狸,全都是纯白的毛皮
    九名女子,全都是乌黑的长发
    月亮独舞者,在谢幕之际
    穿上了她唯一的紧身衣
     
    “我家背后的山很高,很远
    只有唱着情歌才能爬上去”
    只有点亮渔火才能望穿秋水内心
    以桂香做倒影,泼墨于崖壁的
    相视一笑,彩云裹不住带有波纹的桨声
     
    从六月到九月,临街的窗一直开着
    这是想法的力量。斜坡上路灯渐次熄灭
    消隐于南方的日子,将在

    更南方出现
    我来到桂林,秋虫放弃了过江索道
    同时也放弃了通往彼岸的目光,然而
     
    九月依旧是丰满的,果实绽开的裂缝
    留有恰当距离,走也走不完的路
    在四分之三季节,逐渐铺满了光
    但从一个人走成另一个人还需要些落英
     

     
     
    《夜宴》
     
    你们来了,你们走了。我仍在浮城中
    收拾残留的心情需要勇气,一抹月光
    坠落于被切开的蛋糕,许多年我一直
    再回首:是什么让石榴的果实聚在一起
     
    就这样聚了又聚,即使江南无雪
    即使成都锦瑟,即使紫马行走
    红的,遥远的,易碎的,易勇的
    甘为杭州湾一艘平易的船,朝向北方
     
    但他没有来,他自始至终看着虚掩的门
    他手持分行的谶语,他醉成东北虎
    内心的猛虎,今夜打开栅栏的斑斓的
    自在的、自由的、自成一体的,如是说
     
    记忆突然停止,谁戴着尖顶的帽子
    谁就将永远戴着,吹灭风中蜡烛
    当我背转过身,看见镜子里的琼花
    你们来了,走了。孤独的琼花依然开着
     

     
     
    《板蓝根》
     
    我对青苔向有深的敌意,它覆盖的疆域
    终年不见阳光,我是说普世的光
    应该照耀栅栏内,同时也照耀长亭外的
    野草。曾几何时,青苔爬上城墙覆盖了底线
     
    我对底线有更深的疑虑,因为脚下的土地
    春天,圈养的牲畜顺流而下,渐趋人形
    鱼死于水,水再死于鱼,连麻雀也纷纷坠落
    如同熟透的苦果,蕴含那么多腐烂的光阴
     
    那么多人。匆匆爬上城墙:“举杯邀明月
    对饮板蓝根。”---仿佛西出阳关的流放者
    重逢故知,这样一剂传承千年的汤药
    如今换了包装。石头们都戴着口罩
     
    我仰望着城墙上的青苔,青苔上挥手的人
    我站在板结的土地上,怀里揣着板蓝根
     

     
    《辫子》
     
    还是扎辫子好看”。朝南坐者说
    于是她出脱成了辫子女郎
    辫子的长短粗细恰与鞭子相仿
    她心底明白,这是继父指点的江山
     
    其实这条辫子的根源于百年之后,她应邀
    从坟墓里出来亮相,看见自己的墓碑上
    有些错别字,“该纠正才好”。她想
    想着想着墓碑烟土一般瘫倒在荒草丛中
     
    大户人家的千金,从未见过生父
    母亲擅长反弹琵琶
    将一副银手镯传给了她
    夜深人静,总有书生带着白光打窗前闪过
     
    后来她成了白狐。白虎、或者白蛇
    出没于各种版本的小说,以及小小说
    因为尾巴的缘故,她身后的门始终虚掩着
    “但是,我生前一直都是盘着发髻的”
     
    黎明将至,她忘却了返回墓穴的路
    她甚至不认识自己扎着辫子的背影
     
     
     
       
     
     
    《镜子里的陌生人》
     
    你走向我,前提是我走向你
    你转身离去,影子却留在原地
    追溯来历不明的玫瑰,于镜像中
    想起外婆临终之际的头发尚未梳理
    那时我手扶棺木,曾一遍遍怀疑
    天堂那么远,她能否找到回家的路
     
    左手抚摸右手,右手抚摸左手
    隔着被镀上水银的漫长的光
    在男女两个陌生世界之间
    镜子始终是中立的,中立而单向
    时间汩汩流往背面,背面一片虚空
    像爱着的人。熟悉的名字被一阵风吹走
     
    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目光与目光交锋
    于无声处,镜子碎,遍地刀
    是时候收拾残局了。被映射的
    将以本来的面目返回,但
    每块碎片都已成为新镜子
    每一个陌生人都是你的一部分


    《第四十七级台阶》
     
    他坐在台阶上。他一坐下来
    台阶就飞了出去
    三十年前
    一只陈旧的木箱载着他的梦来到这座城市
    如今,他和自己的影子还是那么陌生
    仿佛右手
    和左手交叉在一起
    仿佛两个方向的流放者在客栈遭遇
     
    被放逐的尚未离去,归人已成浮云
    她,将疼痛搁在大洋彼岸
    将旗袍压在抽屉底层,同时
    他做了父亲
    在路灯下等待有人擦肩而过
    等啊,有时累了,就坐在台阶上
    他一坐下
    街对面的桂树就飞了出去
    留下满地枯黄的死叶---
    秋天的私奔者,在风中窃窃私语
     
    不忍心,又不得不。钥匙在空洞中转一圈
    门就开了
    门为什么这样容易被打开?
    他去亲戚家归还粮食,在斜坡上唱歌丢失了声音
    第二天凌晨
    外婆去了天堂,口含《圣经》遗漏的玫瑰:
    “这就是我的血,
    新而永久的盟约之血,将为你们而倾流”
     
    “但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难过”。
    多年后
    他吐出一口烟,像是要把舌头也吐出去
    桂树又开花了
    比目鱼泪流满面
    意想不到的青铜器,来自三时四十七分
    她挂断电话,就此挂断了
    白露,仅仅是二十四节气之一
    明年还会重逢,但明年的你还是你吗?
     
    闪回的面孔
    装满假牙的微笑
     
    他坐在台阶上。这是他唯一的故乡
    由屁股决定,屁股似乎可以决定很多事情
    为此他遗忘了月光,甚至还剜去了肩上的胎记
    “拉上窗帘,拉上”。她的胸前挂着金属做的吊坠
    董事会讨论的
    比喻无法抵达的
    阿波里奈的水流走的
    让他们面对窗帘握手言和吧,让他和他的影子握手言和
     
    午后,他爬到了第四十七级台阶
    身后的山轰然倒下
    她的手微微出汗,擦拭着溅落在开叉旗袍上的岁月
    他们一起来到黄陂南路,拆迁中的残垣断壁
    如同老掉牙的故事
    街角已消失了热气腾腾的小小馄饨店
    他背靠猛虎。
    她在阁楼上做爱的每一声喘息,都在催促离开
    如今
    她回来了
    她收藏了青春期最后一条月经带
     
    而他,从蝙蝠处学会了交易,以卵交换石头
    倒挂在中秋的门楣,被称为红头绳的游戏开始流行
    他用黄酒掩埋白驹,红尘将他掩埋得更深
    他学会了在葬礼上一言不发。四十七级台阶
    是时候坐下来了,他一坐下来,阴茎便飞了出去
    但他依然坐着,他决定与这种姿势和解,与飞出去的
    台阶,桂树,胎记,影子,阴茎一起和解。还有
     
    闪回的面孔
    装满假牙的微笑
    她胸前的金属吊坠散落在刚刚打扫过的客厅里


    【个人简介


        王霆章:安徽蚌埠人。1982年开始写诗,曾任华东理工大学诗社社长,后留校执教《现当代中外诗歌赏析》。作品散见于《诗歌报》、《上海文学》、《山东诗人》、《特区文学》等报刊,入选《当代学院诗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等,著有《走向成功》、诗集《镜子里的陌生人》。工商管理硕士,现任上海协瑞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打赏成功!

        感谢您的支持~

        打赏支持 喜欢就打赏支持一下小编吧~

        打赏金额¥{{ds_num}}
        打赏最多不超过2000元

        收银台

        订单总价¥0.00

        剩余支付时间:000000

        手机扫码支付

        使用支付宝、微信扫码支付

        余额(: ¥)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尽快设置支付密码 去设置
        其他支付方式